Anyone But (Chinese) Communist

Anyone But (Chinese) Communist

日前有报导指香港的天气已逐渐受到中国的雾霾问题影响,似乎一些看似很遥远的事已经慢慢逼近。事实上中共的政治雾霾早已笼罩着香港的政治大环境。

被打造的下任特首?

上星期「好打得」终于宣布辞职,并且明言其目的是为了参选下届特首。一方面反映她是胸有成竹,彷彿已经得到中共高层的祝福。另一方面却是她的自信--全力打造自己目标清晰、捨我其谁的姿态。

上月爆出西九兴建故宫文化博物馆后,社会即时引起多番迴响。「好打得」却敢于承担一切责任:自辩是滴水不漏的事前準备、运用被赋予的决策权委託建筑师作初步设计估算,「好打得」没有推卸责任,以表对中共高层的忠诚。估计兴建故宫文化博物馆可能是中共高层早已拍板的事,甚至是「思歪」藉此讨好主子的想法。如今中共决定换马,一切变成了「好打得」继任特首的「嫁妆」,并且让她一展个人的能力。如果此事仍然由「思歪」领军,恐怕只会找来几个司局级官员匆匆「护驾」,这也是中共高层眼中「好打得」比「思歪」优胜之处。

但是若我们以为「好打得」接任特首一职,香港将会出现一丝曙光,恐怕那是一厢情愿的想法。

昔日的「好打得」

早年「好打得」出任社会福利署署长时,整笔过拨款(Lump Sum Grant)的落实改变了多年来社福界原有的营运模式,政府作为服务的出资者,以服务指标取代受惠者的真正需要。NGO为了延续营运而满足政府数字上的要求,从公共财政的角度,营运成本得以有效控制,但是NGO为了生存而製造出来的「服务成效」,最终服务对象是否真正受惠?

及后出任发展局局长,先后发生清拆皇后码头事件和丁屋僭建问题。前者在社会出现不同意见,「好打得」上任后亲身和本土保育的示威人士接触,基于发展的需要大于保育的考虑,皇后码头始终逃不过清拆的命运。然后在丁屋僭建的问题上,「好打得」信誓旦旦说切实加强执法,实质上却是捨易取难、弹性处理,僭建问题只有不了了之。还有活化历史建筑伙伴计划,表面上是建立有效保育模式,其实是「切断」政府日后的保育责任,将古蹟建筑物交由服务营运者负上巨大的财政担子。

「好打得」一向作风硬朗,竭力维持政府的施政。接任政务司司长后负责争议极大的「政改方案」,曾以「一锤定音」回应内地学者对政改的取态,最终提交的方案只是遵从「8.31人大议决」的安排。还有她在退保方案中坚持政府的预设立场、在铅水事件报告出炉后没有认错、批评泛民议员在改革医委会的议案中「拉布」是「小数人的暴政」……作风越见强硬。可以预计,下届政府未必出现被激化的敌对矛盾,但是整体上仍然倾向于中共的管治取向。

在政府高层的眼中,「好打得」却被视为优秀的政务官:缓和了政府的管治危机、以长官意志坚持政府的决策、大大减低政府额外的财政承担。至于处理社会上的反对声音,只是有限度的回应、尽量减轻他们对施政的影响,确保事情仍然按着政策方向前进,那已经是「成功达标」了。

中共管治下的稻草人

相对于巨大的中共管治集团,特首人选只是中共党内的一只棋子,用作承受反对者的攻击而树立的稻草人。昔日香港人要求「老懵董」下台,那只是反映反对者不满主权移交后政府管治失效的代罪羔羊--当然身为特首的「老懵董」亦要承担其麾下官员的过错。

「思歪」上任后无疑为香港带来前所未有的破坏,然而提出「Anyone but CY」的政治诉求不能改变香港不断「被陆化」的根本性问题。下届特首虽然换人,继任者仍要臣服于中共高层的指令,「思歪」只不过代表背后操控香港的中共势力。再看看过去「好打得」的硬朗作风,相信由她继任下届特首也只是「「思歪」2.0」而已。甚至将来当中共操控香港的系统日趋成熟及稳定,以后每届的特首也只是「被优化」的「「思歪」3.0」、4.0、5.0……不断地延续下去。

现实上政治的大环境不可能短期内改变,经历「遮打革命」以后不少香港人已不相信大规模的社会运动足以摇撼中共对普选的定位。于是有论者提出不如选择一个「相对地没那幺差的」参选人上台,有人提出支持薯片先生。当然若他出任特首,我们仍然无法期望未来可以出现真普选,至少目前没有一位特首参选人肯为香港人的民主福祉而胆敢叛逆中共的意愿。

似曾相识的「稳守突击」

再看今天香港人的政治处境,套用足球上的术语,香港人需要的却是一个懂得运用「稳守突击」的领队。首先要稳守的是香港人的核心价值--诚信、廉洁、自由、人权、法治,努力抵抗来自中共将香港「陆化」的猛烈攻势。香港人要求的「ABC」不只是「Anyone but CY」,却是「Anyone but (Chinese) Communist」,阻止「『思歪』2.0」的出现才能守住我们的核心价值。

当我们守住了这些促进香港发展的基础元素,下一步也就可以将之转化成为重建香港的「突击能力」--藉此建立香港本土独特的经济优势,建立有别于其他华人城市的重要卖点、抓住香港本土在国际上的经济联繫,逐步摆脱来自中共在经济上的依赖及操控,从而成为香港人与中共抗衡的筹码。

综观现时几位特首的参选人,究竟谁人具备这份「稳守突击」的潜力?令人感到悲哀的是:某些参选人也是由殖民地政府悉心培养的社会精英,却因着个人政治仕途的考虑,他们已经不再坚持过去政治中立的取态,甚至放弃了捍卫香港人福祉的责任。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阅读